首页 > 武侠仙侠 > 度长生 > 第二十章 自古名山待圣人,圣人何以待名山?

第二十章 自古名山待圣人,圣人何以待名山?(1/2)

目录

最后,长生听得乐不可支的同时,非常有个性的问了句:“做使者,有没有晶源拿?”

长生现在是对晶源有着非常饱满的热情,能赚晶源的使者,才是好使者。

她现在非常热衷于赚钱,哦,不对,是赚晶源!

晶源在手,天下我有!

后面她想做的每一件事情,都离不开晶源。

她想实现财务自由。

她想买下小女孩父母心心念念的仙门山。

这些都需要晶源,非常非常多的晶源。

“有!”老人家说的很是肯定。

打赏的事情,就是以修行人的能量晶源来算的。

能量晶源分为真晶源、灵晶源、神晶源、仙晶源、混沌源,一般打赏也多为真晶源和灵晶源,神晶源和仙晶源,也有,那就是极少极少的。

至于混沌晶源,貌似,还没在风华云鉴上出现过。

老神仙们打赏的东西,玄元镇这里,老镇长以前都是和小女孩的父亲李朗平分的,而他作为使者的时候,从老镇长手中出手的清灵果收益,他还可以分得五分之一。

打赏不固定,有时有有时无的,收益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用小女孩祖父的话说,他们家阿朗,是谪仙人一样的存在,能够赚到晶源的,基本上都是山上的修行人,他们家阿朗,自然也是。

长生在听了一肚子的风华云鉴之后,待两位老人熄灯歇息下来,抱着黄天,一边啧啧有声,一边感叹着去了仙门山练剑。

卢玄定下的,每天必修课之一,练剑,她是风吹雨打都要完成的。

山上月华如炼,临门的月色,不分贵贫的照耀每一家每一户。

竹叶莎莎,月光笼罩下的仙门山,在清冷的月光下,使得山上愈加的清幽。

想起传说中的仙门山,应该也是有故事的吧。

长生用心的练剑,沉下心去,体会卢玄新教的剑法。

他在清冷的月光下,人却比月光海清冷,仙气飘渺的,像是一个不注意就能羽化成了月光一样。

他望着仙门山,看不出喜怒,只是目光悠远,像是穿过了时空之海,看到了远古洪荒一般。

长生只看了他一眼,就收回了目光,不敢多看,然后专心的练起剑来。

她在熟悉掌握了今天的剑法以后,又把之前他教授的剑法重新走了几趟,将这些融汇贯通以后,也停了下来,抬头看了眼仙门山的山巅方向。

此山白天看着就像是被打破了的破布娃娃一般,坑坑洼洼的不规则,晚上的月光下,却又多了一种朦胧的美,当然,只是只在山脚下明亮出,山腰那里的密林,晚上她觉得还是有些瘆人的,林木太深,荒草太多。

看着眼前的山,眼前的人,长生无来由的想起,在蓝星,她有一段时间,也是非常喜欢到处旅游的。

访名山古神圣,探幽古迹。

只是当有一天,她看到名山上人头攒动,游人如潮的时候,忽然之间,就在那茫茫人海中,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悲凉。

脑海中,冒出一些念头来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她想问一问,却不知道问谁。

问一问:自古名山待圣人,

可,圣人何以待名山?

最后,终是不忿,还有一些意难平。

自从一见圣人后,名山待圣人依旧如初恋,而圣人已经远去,名山基本上留下了壳儿,精魂已失,徒留伤感。

万里河山如画卷,山高水远的尘世里,谁在山上,谁在山下?

是吾心安处即吾乡?

是红旗漫卷西风?

是高高山顶立,深深海底行?

还是云在青天水在瓶?

……

至于答案,她后来沉下心来扎根农业做种植事,就是一种答案。

种出更好的更高产的农作物,增收丰产,养更多的人。

至于名山不名山的事情,她后来已经没有心力去深究了。

“此山曾为名山!”

叮咚犹如清泉的一样的生音落地,还间带着一丝慵懒,一丝暗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刀解语 重生之魔教教主 风云二师兄 龙城英雄传 诛神祭苍生
返回顶部